家电生产商为了利润耍手段 看明星陈数斗智斗勇

2017.07.06 14:07:18

陈数

如今娱乐圈各路明星纷纷晒友情、亮“闺蜜”,女明星们更是常以某爷、某哥自居,“男闺蜜”与“女汉子”也成为时下全民讨论的流行话题。

在生活中,一向优雅知性的陈数也有“女汉子”的一面。因为先生是澳籍钢琴家赵胤胤,所以陈数经常在澳大利亚长住。阳光海岸、碧波盈天,似乎是很宜居的环境,可陈数在那边过得一点也不省心,因为澳大利亚奸商横行,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吃亏上当,陈数便开始了与奸商斗法的生活。

“生产商的目标绝不是生产经久耐用的产品,而是尽可能地获取更多的利润;作为消费者,要想不吃亏上当,就得学会自己动手!”

复活罢工打印机

让顾客主动报废旧打印机去购买新打印机,提升产品销量,这种手法,在海外并不罕见,被称为“计划报废”。

生活中,陈数是个动手能力很强、有点儿工科生特质的人。跟随先生在澳大利亚小住之后,她发现这里的商人不厚道。起因是一个美国品牌的打印机,是赵胤胤买的,用来打印一些网络下载的资料。他用东西很精细,尽管已经使用了3年,但打印机的成色依然很好。

一天,看似很新的打印机突然罢工了。送到维修处后,维修人员说因为已过保修期,修理费200澳元,而新款的同品牌打印机售价才199澳元,不如换台新的打印机。看起来很合理,但陈数心头涌上疑云——有修理费不赚,此事必有蹊跷。

很快,陈数就发现了猫腻。原来,这款打印机在设计时就已经埋下了“定时炸弹”——打印端下方有一个感知器,每打印一页,墨盒就会向感知器喷一次墨,感知器被喷墨15000次之后,就会向打印机芯片发送信号——这个信号一发出,打印机马上罢工。也就是说,厂家在推出这款产品时,已预设它只有打印15000张的使用寿命。之所以让它如此短寿,还设定一个比买新机器还高的维修价格,目的很简单——让顾客主动报废旧打印机去购买新打印机,提升产品销量。

这种手法,在海外并不罕见,被称为“计划报废”。陈数对此很反感,她卯上一口气,决定自己动手将打印机“复活”。

其实,无论是在澳美还是亚欧,很多人对这种“计划报废”都很不满,纷纷开动脑筋对其设定进行破解。在网络上搜索一番后,陈数在一家俄罗斯网站找到了激活程序。 福州家装公司

陈数拆开打印机下部,将感知器取出,再从打印机上方拆下一枚微小芯片,连接电脑,用DOS模式输入一连串的代码,重启电脑和打印机——打印机死而复生!见陈数有这手绝活,赵胤胤翻出好几样出保后就发生故障、维修报价高、最后当作废品搁在家里的产品。陈数决定,为它们重赋新生。

赵胤胤曾在美国获赠一台号称全世界最贵的笔记本电脑,可惜使用寿命一点儿也对不起它的价钱,用了还不到两年就黑屏了——能开机,但显示屏没反应,显示屏只保修一年,要维修必须自费,报价相当于新电脑售价的70%。陈数下载了一个软件一检测,显示屏根本没有问题,故障码反馈的问题是——电解电容器破裂。拿着拆下来的电解电容器,她找了一家电脑配件商店买了个新的回来,焊回到主板上,再开机——好了!

一部售价上十万美元的高档货,用的竟是很劣质的电解电容器,使用一段时间后电容器就会在高温工作环境中破裂,导致电脑显示屏黑屏。想要继续使用,要么掏六位数的价钱维修,要么掏六位数买新的,无论顾客怎么选,获益的都是生厂商。购买一个优质电容器多少钱呢?50分,0.5澳元,折合人民币3块钱。

废品电视重生

陈数在一个社交网站找到了组织,这里集中着澳大利亚的反计划报废志愿者,她也成为了其中一员。

被陈数起死回生的,还有一款日本产的单反相机,只用了不到3年就开始出现按钮失灵的症状,无论是闪光灯弹出按钮、镜头释放按钮,还是景深预览按钮,仿佛得了传染病,一传二二传三,在两个月内全部失灵。赵胤胤找过相机的售后人员,对方说了一堆专有名词,总而言之就是这个故障很复杂,维修很麻烦,所以维修费也很高,不如买个新的。最后,赵胤胤买了新相机回来,旧相机被扔进了储藏室。

既然已经将其当做废品,陈数也没什么压力,花了一下午将单反相机大卸八块后,发现维修人员所说的精密部位似乎看不出什么毛病,一眼能看出问题的是几个再简单不过的部位——几个按钮下边的按键,歪歪扭扭,触点松脱,乍看上去跟山寨品差不多,一点儿没有名牌大厂的质感。换上三个型号一致的按键后,按起来马上有了手感。三个按键多少钱呢?20分一个,共计60分。

陈数很无语,这些全球性的大牌厂商,怎么干这种龌龊的事呢?为了吸引顾客更新换代新产品,竟然不惜做手脚。

海外的很多消费者对“计划报废”非常抵制,他们成立各种民间组织,为生产厂商预设缺陷的产品提供解决方案。陈数在一个社交网站找到了组织,这里集中着澳大利亚的反计划报废志愿者,她也成为了其中一员。 福州家装公司

赵胤胤在澳大利亚的一些好友,将家里那些无法维修的报废电器全都交给了赵胤胤,这些电器就成了陈数的实验品。一位好友购买的日产LED电视,用了不到五年就彻底罢工,开机都开不了。售后回应是主板故障,更换主板的价钱比起买新电视差不多。

拆开电视机的外壳后,陈数忍不住骂了句脏话,这台购买时号称面板最先进、分辨率最细腻、色彩最亮丽的LED电视机,在开关按钮下连着的是一根塑料弹簧,电视机的开启和关闭全靠这根塑料弹簧控制。一根塑料能有多扎实?开关次数一多,便从中间断裂了,一断,开关按钮就失灵。如果在保修期内,维修人员会给更换一根新的塑料弹簧,电视机马上就能恢复正常;若不幸出了保,一系列让消费者听了一片茫然的电子行业词汇马上蜂拥而出,最后让顾客觉得电视机坏了跟它的质量无关,多半还会在售后人员的巧舌如簧下,掏腰包买下同品牌的最新款产品。

向美国公司维权

该公司将澳大利亚区域的售后协议进行了修改,将电池保修期由一年延长至两年。

在成为志愿者后,陈数参与了一起向一家美国公司维权的事件。这是一个悉尼的志愿者发起的,他发现自己的pod在使用一年以后出现无法充电的故障,联系售后被告知没有更换电池这项业务,只能将pod寄回原厂更换新电池,费用是购买新pod的40%。陈数也有一个pod,使用两年后也出现了电池续航能力明显下降的症状。

这名较真的志愿者将自己的pod送到了质检部门,检查结果是内置的电池质量很伪劣,是不折不扣的不合格产品,但是因为其密封设计,不借助特殊工具无法拆开,而一旦自行拆开便等于放弃保修——这是一种被蒙蔽被欺诈的消费。

志愿者们在悉尼组织了一次小规模游行,陈数也参加了。此事越闹越大,结果,该公司将澳大利亚区域的售后协议进行了修改,将电池保修期由一年延长至两年。

不能自行更换的电池坑人,能自行更换的电池也一样坑人。陈数在婚后买了一台日本产的数码摄像机,一次带回国使用后忘了带电池,回澳大利亚后她跑去该品牌专卖店发现一块电池就索价200澳元。她心想,充电电池应该没啥技术含量,于是找了一家电池专卖店花10澳元配了一块型号一致的通用电池。没想到自打换上新电池,摄像机就不给力了,原本满电量可以连续工作8小时,可新电池最多1小时就后继乏力,提示电量不足。她下载了电池测定软件,但显示新电池容量完全正常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 福州家装公司

后来陈数才知道,该公司在摄像机里配备了控制芯片,这块芯片有两个功能,一是记录原厂电池的使用次数,一旦达到预设的使用次数,芯片就会强制将电池报废;第二个功能,是确保只有原厂电池才能正常工作,一旦换上通用电池,马上启动不同的能源消耗方式,让电池的电量尽快耗尽。如果想确保摄像机正常使用,要么掏腰包购买市价20倍的原厂电池,要么就多备几块通用电池。

跟志愿者接触多了,陈数茅塞顿开。原来,很多看似必须报废的家电都是生产商做了手脚:冰箱不制冷,不是因为压缩机故障,而是芯片记录的开关冰箱门次数达到了生厂商的设计,压缩机被芯片强行关闭;空调不工作,不是因为主机故障,而是因为开关机次数达到了引发“地雷”的标准;洗衣机坏了,不是因为电机马达报废,而是因为生产商觉得你已经用它洗了足够多的衣服,应该去买个新的了……

陈数说,在西方世界,尽管无数评论家反对,无数用户怒骂,但生产商们就是不让步。这种浪费资源的不环保行为,不仅在欧美盛行,也开始出现在国内。陈数用一句话总结对自己与奸商的斗法——生产商的目标绝不是生产经久耐用的产品,而是尽可能地获取更多的利润;作为消费者,要想不吃亏上当,就得学会自己动手!

热门搜索